追蹤
龍槍.奇幻啟蒙鉅作
關於部落格
90%讀者公認的奇幻文學啟蒙作品.全球暢銷突破2,000萬冊
感動人心的不只是起伏的故事情節
平凡卻不被挫折擊倒的冒險者們所合力寫下的傳奇,正是你我真實的人生縮影

這個故事並不是英雄的故事,而是人性的故事-瑪格麗特.魏絲
  • 574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★試閱~龍槍編年史‧0一位老者

想讓這間老旅店維持一定的水準,成了一件愈來愈難做到的苦差事:旅店所有的木質家具都維繫著許多人的珍愛與思念,但就算再多的愛與修補,也難以掩飾家具上斑駁的破洞與裂痕,當然更難避免顧客無意間坐在這些刺人的碎屑上。這間名叫「最後歸宿」的小旅店(註2),並不像她在海文所看到的旅店那般華麗,但它的特色是舒適宜人。

旅店座落在一棵活生生的老樹上,老樹蒼老而濃密的枝葉將旅店輕擁入懷;牆壁和裝飾的雕刻是如此精緻,讓絕大多數的旅客分不出哪裡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哪些又是巧手的匠心獨運。旅店的酒吧有如溫暖且經過仔細拂拭的雕塑品,昂立在支撐它的大樹身上。沾著各種污漬的玻璃窗,讓整個房間籠罩在不停躍動的溫暖光線中。

隨著正午逐漸逼近,陰影也開始跟著慢慢縮小。這間名為最後歸宿的旅店很快就要開門迎賓了。提卡滿意地環顧四周,每張桌子都已擦拭乾淨,同時也上了蠟。她的工作只剩把地拖乾淨。她開始移開那些笨重的橡木椅,此時歐提克匆匆忙忙地從廚房裡衝出來,渾身散發著一股食物的香氣。

「不管天氣如何,今天應該又是個賺錢的黃道吉日!」歐提克一邊說一邊努力地想將肥胖的身軀擠進吧台後。他愉快地吹著口哨,拿出杯子,將它們整整齊齊地排好。

「我倒希望天氣再好些,生意再差些。」提卡挪動著椅子抱怨道。「我昨天差點走斷兩條腿,卻只換來寥寥無幾的感激和少之又少的小費!那群人真是陰沉,看起來個個都神經兮兮的,真有種草木皆兵的感覺。我發誓,當我昨天不小心碰翻一個杯子時,瑞塔克真的拔出了他的劍!」

「啐!」歐提克發出不屑的聲音。「瑞塔克是索拉斯的追尋者護衛。他們每個都是這樣緊張兮兮的,換作妳替韓德瑞克那個宗教狂工作的話,妳的神經可能會繃得更緊——」

「小聲點!」提卡警告他。 歐提克聳聳肩。「除非大神官會飛,否則他聽不見的。我能在他聽到我說什麼之前,察覺他靴子踏在樓梯上的聲音。」雖然嘴上這樣說,但提卡注意到他確實壓低了聲音。「聽我說,索拉斯的居民們已經快要承受不住這種壓力了,人們神祕地消失,天知道他們被帶到哪裡去!真是個壞年頭。」他搖搖頭,但表情隨即又高興起來。「不過倒是個做生意的好時機。」

「直到他讓我們關門為止。」提卡幽幽地說道。她隨即抓起掃把,勤快地掃起地來。

「即使是神官們也得填飽肚子,用飲料把他們時常掛在口中的硫磺和火焰給沖下肚去。」歐提克輕笑道。「不停地教導民眾這批新神祇的各種豐功偉業一定很累,所以才讓神官每天都來造訪我們這兒。」

提卡停下手邊的工作,靠在吧台上說道,「歐提克,」她的聲音稍稍嚴肅了些,而且明顯地壓低。「我聽說另一則有關戰爭的謠言。北方的軍隊正在集結,鎮裡又出現這些披著斗蓬、在神官旁問東問西的神祕人物。」

歐提克饒富興味地看著眼前這個十九歲的少女,伸出手,拍了拍她的臉頰。自從女兒神祕失蹤後,她對歐提克來說,就像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。他拉了拉她的紅色捲髮。

「戰爭?哈!」他嗤之以鼻地說,「自從大災變(註3)後就一直有這些關於戰爭的傳聞。小女孩,謠言只是謠言罷了。說不定是那些神官故意假造這些傳聞,好讓人們保持警覺。」

「可是,」提卡的眉頭深鎖,「我覺得——」

這時,門打開了。

提卡和歐提克立刻機警地轉向門的方向。兩人居然都沒聽到半點腳步聲,這真是匪夷所思!除了鐵匠的屋子外,索拉斯的每棟建築物都是蓋在巨大的老樹枝幹上,最後歸宿旅店也不例外。在緊跟著大災變之後的混亂和恐懼後,鎮民們便決定在樹上定居。自此索拉斯就成了一座樹城,是克萊恩世界少數僅存的美景。堅固的木製吊橋連通了這五百人口的城鎮,城鎮的日常生活和各式交易都在離地極高的樹上進行。最後歸宿旅店是其中最大、最高的一棟建築,它離地有四十呎高,樓梯環繞著這棵老樹斑駁的外表。就像歐提克說的,他們可以在每個客人上門前聽到他的腳步聲。

但是,這次提卡和歐提克都沒聽到這個老人的腳步聲。

老人站在門口,拄著根老舊的橡木拐杖,對著旅店四處打量。灰色破爛的斗蓬遮住了他臉上的所有特徵,只露出一雙如獵鷹般的利眼。

「有什麼事嗎,老先生?」提卡一邊詢問這個陌生人,一邊和歐提克交換擔心的眼神;難道這傢伙是追尋者的間諜?

「啊!」老人眨了眨眼,「你們開張了嗎?」

「這個嘛……」提卡有些遲疑。

「當然當然!」歐提克臉上堆滿了笑容。「快進來吧!老先生。提卡,還不快給我們的客人找張椅子,他爬了這麼高之後一定很累了。」

「爬高?」老人抓抓頭,看了看四周,最後眼神落到腳下的地板。「喔!是啊!好多好多樓梯……」他擠進了旅店中,開玩笑似地對著提卡揮了揮手杖。「妳忙妳的!小女孩兒,我自己可以找到座位的。」

提卡聳聳肩,抓起掃把繼續掃地,但目光仍然緊盯著這名老人(註4)。

老人站在整個旅店的正中央,打量著四周,像是要確認屋裡每張桌椅的位置。旅店的大廳非常大,形狀有點像豌豆莢般環繞著老樹周圍,地板和天花板則由較小的枝椏支撐著。老人似乎對角落的火爐特別感興趣。火爐是大廳中唯一的石製擺設,明顯出自矮人工匠之手,似乎是刻意為了要讓整個火爐和大廳合為一體而雕塑出來的,它還能利用頂上的枝椏自然排煙。從高山運下來的木柴和松枝一捆捆地堆放在火爐旁——索拉斯沒有一個居民會想把自己所居住的大樹拿來當作燃料。後方有個得直落四十呎才能到得了廚房的通道,歐提克的顧客多半不認為這樣的設計稱得上方便,看來老人也難以苟同。

老人嘴裡喃喃自語,看著大廳的各個角落。接著,讓提卡驚訝的事發生了。老人竟然丟下手杖,捲起袖子,開始重新排起整座大廳的擺設!

提卡把手邊的工作停了下來,倚著掃帚說,「您在做什麼啊?那張桌子一向都放在那邊的!」

原先有一張長而窄的桌子放在大廳中央,老人把它一路拖拉到緊靠著大樹樹幹、面對火爐的地方,接著他後退幾步,欣賞自己的傑作。

「就是這樣!」他喃喃說道,「應該要更靠近火爐才對。現在再拿兩張椅子來,這裡得放六張才夠。」

提卡回過頭來看著歐提克,他似乎正要開口抗議,但就在此刻,廚房火光一閃,傳來大廚的驚叫聲,顯然廚房裡的油漬又著火了。歐提克只好飛快地跑向廚房。 他擠過提卡身邊時說,「他人看起來不壞,只要他的要求別太過分,就照他說的去做。也許他是打算要開個派對什麼的。」(註5)

提卡嘆了口氣,依著老人的指示把兩張椅子搬到指定的位置擺好。

「現在,」老人精明地四處察看,「再搬兩張椅子,比較舒服的那種。請放到這裡來,靠近火爐的位置,就是被影子遮住的地方。」

「哪來什麼影子啊!」提卡抗議道,「現在可是正午耶!」

「啊!」老人瞇起眼,「但是今晚這裡就會有影子了呀!不是嗎?當火爐點起來的時候……」

「大……大概吧!」提卡無力地回答道。

「乖女孩,把椅子拿過來。我要在這裡擺張椅子,就擺在這兒。」老人手指著火爐前的一個位置。「是給我自己的。」

「老先生,您是打算辦一場派對嗎?」提卡一邊把旅店裡最舒服、最合適的椅子搬過來,一邊問道。

「派對?」這個說法對老人來說似乎相當新鮮,他笑道,「也對!女孩。這將是場克萊恩自大災變以來前所未有的派對!要好好準備哦!提卡.維蘭。」

他拍了拍她的肩膀,撫弄了一下她的頭髮。接著轉過身,一把老骨頭嘎吱響地坐了下來。

「一杯麥酒。」他點了飲料。

提卡裝了杯麥酒給他。直到開始掃地之後,才赫然想起——這老人怎麼會知道她的名字?

註1:在古典的神話中,英雄的旅程中總是會有較為年長的長者,可能是導師或是先知,他們能夠讓一切開始運轉。這位老先生背後的傳統恐怕可以追溯至柏拉圖之前。——西克曼
註2:在專家級龍與地下城的系統中,旅店是一切開始的地方。到了後來,「你正坐在一家旅店中」這樣的描述,已經成了遊戲開始的陳腔濫調。——西克曼
註3:克萊恩的歷史當時已經設定到了三千年之前的故事。這原因多半是因為我們在西元一九八三年,於馬逵特(Marquette)大學所參加的一場有關托爾金(Tolkien)的學術研討會中所學到的。當亞拉岡(Aragon)在《魔戒現身》(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)一書中告訴哈比人們有關貝倫和露西安的故事時,我們對於整個世界的歷史有了一種深邃的感覺,彷彿是透過迷霧觀看遠處山丘上的一座城堡。這就是時間所給予我們,因距離所造成的真實感。能夠讓讀者覺得這些人物真的來自於某個有根源的世界。——西克曼
譯註:現在是二○○六年,距離我當初翻譯龍槍編年史的時間已經有九年之久。當我多年後重新修訂這個版本時,這段話讓我產生了一種長遠以來命運相聯繫的感覺。早在一九九七年,當我翻譯龍槍的第一個章節時,我實在無法料想到三年後我會接手魔戒的翻譯,並且從此踏上一條漫長、精彩的奇幻旅程。而這一切,都算是從這個老傢伙開始的,而這老傢伙卻又竟然算是甘道夫的繼承者。命運,真是難以預料啊!
註4:我們從故事一開始就知道這個老傢伙是誰了。——西克曼
註5:這位老紳士的形象其實是由傑夫.葛盧柏(Jeff Grubb)對法蘭克.迪可斯(Frank Dikos)的描述所給我們的靈感。稍後,傑夫會說看我和法蘭克在一起就好像觀看兩個費資本決鬥一般。對了,法蘭克也是我們另一本龍槍設定集中,「費資本辣醬」這道食譜的發想人和作者。我自己可是很愛那東西喔!——西克曼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